将夜结局宁缺桑桑在一起了么

  肯定是和桑桑在一起。宁缺对莫山山就是“美女喜欢我”的屌丝虚荣心,毕竟莫山山是与他接触的众多美女里面唯一一个主动倒追并心甘情愿沦为他迷妹的女人,且莫山山在宁缺和桑桑成亲后依然对宁缺明示暗示的追求,对这样一个热情的漂亮女人,作者用了一个“最难消受美人恩”来解释,宁缺对莫山山这种狂热的倒追是享受的,也不舍得丢弃,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他总是对莫山山显现出特别的原因,如果莫山山如李渔、叶红鱼、司徒依兰那般,对他从未抛出橄榄枝,便就没有后来那些牵扯不清,若李渔等美女如莫山山那般,那宁缺这种“莫山山式喜欢”毫无疑问会在她们身上得到复制。莫山山终究是旅途中见过的一盘美味菜肴,但是桑桑却是全程都要随身携带的清水,要拿赖以生存的水源换菜肴,自然是不可能的。

  宁缺真正爱的只有桑桑,无论她美丑白黑高矮胖瘦,无论她是全世界不容的冥王之女还是遥不可及的昊天,在宁缺看来她就只是桑桑,只要是桑桑,他就爱。整部小说就是宁缺和桑桑的感情纠葛为线索展开。

  因为女主不美,作者特地塑造了一个对立的痴迷男主倒追男主的美女角色莫山山(莫山山的存在就是来衬托男主女主的感情,戏份很少),来反衬男主爱的是女主这个人而不是她的外表。

  莫山山的出现是宁桑的感情催化剂,直接催化宁缺认识到自己对桑桑的感情。而宁缺对莫山山就是一个漂亮女人喜欢自己的虚荣心,否则也不会在以为桑桑死了也依然不接受莫山山,反观莫山山在后期总是见缝插针的去争取让宁缺和她在一起,还大言不惭的说,桑桑不能生气,桑桑要是生气就是桑桑不对,即便到了最后她还坚持自己输的原因是争不过天,然而讽刺的是整个小说最后论证的是人定胜天的道理。所以莫山山这个角色是个可怜的悲剧,但是大家都知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很多人觉得宁缺和山主是最佳CP,很多人中也包括我。宁缺是喜欢山主的,荒原一路同行,长安并肩出游,相互说过喜欢,是真的喜欢。然而宁缺说只有喜欢是不够的,事实证明确实是不够的。

  桑桑是宁缺最亲的人,两人从小患难与共,跌跌撞撞一路走来,早已不是普通的亲人,两人在一起,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惋惜山主的同时,也祝福宁缺和桑桑~~

  桑桑,宁缺的侍女,一个黑不溜秋的小姑娘,因为从小受到阴寒侵体,导致体质虚弱,身体长期冰凉。其是宁缺最信任的人,亦是挚爱之人,从宁缺在逃亡途中将其捡起,两人便开始相依为命,在护送公主回长安的过程中,结识了公主李渔。后来在宁缺前往荒原寻觅天书之时,因为偶然机会成为光明大神官卫光明的唯一弟子。

  在长安城上,借力量于宁缺,依靠宁缺用全人间之力所画的人字符开天辟地,彻底击杀依靠七卷天数欲行“换天”之事的知守观观主,随后亲自破碎昊天世界,清华大学教师被骗写一篇议论文成就今日地球。

  将夜结局:观主重创大师兄,来到长安城下,利用七卷天书,将自身与神国规则融合,行换天之事,并要夺取桑桑神格成为新的昊天。

  生死之际,宁缺与桑桑共同引领整个人间的意志写出真正的神符——人字符,开天辟地,彻底击杀知守观观主,并由桑桑破碎昊天世界规则限制,成就今日地球。

  这本小说讲述的是一段可歌可泣可笑可爱的草根崛起史,一个物质要求宁滥勿缺的开朗少年行。小说基于修真世界,却又胜于修真,讲述了人定胜天,花开彼岸天的历史,引人深思。

  全书前半部分讲述主角突破修炼难关,提升了自身修为,报了家仇;后半部分讲述主角身边人物和环境突变,国运逢危,风雨飘摇,一众人竭尽全力,扭转乾坤,挽救危局。

  主角能力到了后期也未出现其他修真小说中“天下第一、所向无敌”的情况,所以情节更加曲折耐看。全书前半部分可为修真小说佳作,后半部分另辟蹊径,堪称修线猫片 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发布,《将夜》排名第4。